突破

突破都是在講當事人如何超過自身的極限
然而真正可以很泰然面對自己的臨界點
並不是非常多也並不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

如同「哈利波特-阿茲卡班的逃犯」中出現的「幻形怪」
清楚地展現人性害怕的點
但又以巧妙的方式來面對它
並不完全是抗衡或對抗的形式
而是轉化成另外一種型態來正視它的存在

或許在我們生命中
都有自己過不去的課題
或許在我們生活中
都有自己解決不了的議題

唯有自己跳脫出、抽離出
能夠稍稍客觀地看待、面對時
我們才不會被各種情緒所綁架
也唯有這個狀態下
我們才有辦法去突破自己

過多的框架、面具
似乎都是社會賦予我們的
無論地位還是身份
都是一種象徵性
卻不完全都代表我們自己
不是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